講中國歷史,看歷史知識,盡在講歷史網
您的位置: 首頁 > 歷史名人
元順帝(昏聵無能的元代末帝)
本名:孛兒只斤·妥懽帖睦爾
別稱:至正帝、庚申帝、庚申君
所處時代:元朝、北元
民族族群:蒙古族
出生地:金山(今阿爾泰山)
出生時間:1320年(庚申年)4月17日(陰歷)
去世時間:1370年(庚戌年)4月28日(陰歷)
主要作品:七律《答明主》(又名《贈吳王》)
人物介紹:

孛兒只斤·妥懽帖睦爾(Toghon Temür,蒙古語意為“鐵鍋”,1320年—1370年),元朝第十一位皇帝,蒙古帝國第十五位大汗。元明宗長子,元寧宗長兄。生母是圣裔邁來迪。延祐七年(1320年)四月十七日生于察合臺汗國境內,天歷二年(1329年)元明宗繼位后回到元朝,不久后元文宗毒死了元明宗,將妥懽帖睦爾流放到高麗大青島與廣西靜江(今桂林)。元文宗、元寧宗相繼駕崩后,妥懽帖睦爾被太后卜答失里下令迎回,至順四年(1333年)六月初八即位于上都。

至元六年(1340年),妥懽帖睦爾扳倒權臣伯顏而親政。親政初期,他勤于政事,任用脫脫等人,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,以挽救元朝的統治危機,史稱“至正新政”,包括頒行法典《至正條格》,以完善法制;頒布舉薦守令法,以加強廉政;下令舉薦逸隱之士,以選拔人才。但未能從根本上解決積弊已久的社會問題,在至正十一年(1351年)爆發了元末農民起義。后期逐漸怠政,沉湎享樂,元廷內斗不斷,外部民變迭起,無法有效地控制政局。至正二十八年(1368年)閏七月,明軍進攻大都,妥懽帖睦爾出逃,蒙古退出中原,元朝對全國的統治結束。

至正三十年(1370年)四月二十八日,妥懽帖睦爾駕崩于應昌,享年五十一歲。廟號惠宗 ,蒙古汗號為“烏哈噶圖汗”。明朝為其上謚號為“元順帝”,民間又稱其為至正帝、庚申帝、庚申君等。

元順帝參與事件/話題
元順帝資料
元順帝簡介
文章
  • 本名孛兒只斤·妥懽帖睦爾
  • 別稱至正帝、庚申帝、庚申君
  • 所處時代元朝、北元
  • 民族族群蒙古族
  • 出生地金山(今阿爾泰山)
  • 出生時間1320年(庚申年)4月17日(陰歷)
  • 去世時間1370年(庚戌年)4月28日(陰歷)
  • 主要作品七律《答明主》(又名《贈吳王》)
  • 主要成就至正新政
  • 年號元統、至元、至正
  • 廟號惠宗
  • 謚號順皇帝(明朝加謚)
  • 汗號烏哈篤可汗
  • 陵寢起輦谷

人物生平

少年時代

延祐七年(1320年)四月十七日,妥懽帖睦爾出生于西北察合臺汗國所屬的金山(阿爾泰山)一帶。 他是元朝周王和世瓎(后來的元明宗)的長子,元世祖忽必烈的五世孫,其世系依次是真金(元裕宗)、答剌麻八剌(元順宗)、海山(元武宗)、和世瓎(元明宗),而妥懽帖睦爾的出生與成長也是伴隨著皇位之爭的腥風血雨。至大四年(1311年),元武宗海山(妥懽帖睦爾的祖父)駕崩,他的弟弟愛育黎拔力八達以皇太子身份繼位,是為元仁宗。按元武宗與元仁宗的約定,繼承仁宗皇位的是武宗長子和世瓎,但仁宗即位后卻反悔了,試圖立自己的兒子碩德八剌(后來的元英宗)為皇太子,而把和世瓎封為周王,命其出鎮云南。延祐三年(1316年)十一月,和世瓎行至延安時,與武宗舊臣圖謀恢復皇儲地位,結果招來仁宗的追殺,和世瓎被迫奔往西北的金山(阿爾泰山),得到察合臺汗國的庇護。 在和世瓎避難金山期間,納了一名回回女子、郡王阿兒廝蘭的后裔罕祿魯邁來迪,并與她生了妥懽帖睦爾。 邁來迪生下妥懽帖睦爾后便去世了,后來被追尊為貞?;帐セ屎?。 

妥懽帖睦爾出生那年正值元仁宗駕崩之年。此后至天歷元年(1328年),元朝皇位更迭頻繁、內亂不斷,先后經歷了元英宗、泰定帝、天順帝三位皇帝,皇位又落入了武宗一系的手里,這就是在兩都之戰中取勝的和世瓎之弟圖帖睦爾(元文宗,即妥懽帖睦爾的叔叔)。圖帖睦爾宣稱將皇位禪讓于自己的哥哥和世瓎,和世瓎在天歷二年(1329年)即位于漠北,是為元明宗,沒來得及去大都便被圖帖睦爾一伙毒死于王忽察都。圖帖睦爾再次登基,是為元文宗,元明宗留下的孤兒寡母的地位岌岌可危。天歷三年(1330年)四月,明宗皇后八不沙(妥懽帖睦爾的嫡母)被文宗皇后卜答失里殺害。至順元年(1330年)七月,元文宗將妥懽帖睦爾流放到高麗大青島加以監禁,不許與外界接觸。 第二年,有人向文宗密告遼陽與高麗要奉妥懽帖睦爾造反 ,文宗乃昭告天下,聲稱妥懽帖睦爾不是元明宗的親生兒子,并在至順二年(1331年)十二月派遣樞密院使尹受困、中丞厥干等從高麗接回了妥懽帖睦爾,轉而流放他到廣西靜江(今桂林)。 

妥懽帖睦爾在靜江居住了一年左右,在這期間他寓居于大圓寺中,受該寺的秋江長老教導,學習了《論語》、《孝經》,并每日練習寫字兩張。后來妥懽帖睦爾被召回大都時,還將他學習所用的書冊文具藏入小皮匣中,隨時翻看。妥懽帖睦爾性格亦活潑好動,常常掘地為穴,撒尿其中,然后活成泥,做成各種玩具。又喜歡養“八角禽”,有時鳥飛到池塘中的枯樹枝上,妥懽帖睦爾竟顧不得脫靴,下水捕捉,秋江長老多次加以制止。他還經常做孩子王,帶領二三十個小孩做紙旗桿,插在城上。秋江長老還注意培養妥懽帖睦爾的言行舉止,教導他:“太子乃國家金枝玉葉,不比凡民,見大官人來,切不可妄發言,亦不可不自重?!庇谑敲慨斢泄倮魜硭吕镅膊闀r,妥懽帖睦爾就正襟危坐,官吏一旦離開,就嬉戲如初,所以是“一時勉強,素非涵養有之”。 妥懽帖睦爾即位后,為報答秋江長老的恩德,不僅大加賞賜,還將大圓寺改為萬壽殿(現址為靖江王府)。 

登基為帝

元文宗驅逐妥懽帖睦爾以后,便于至順元年(1330年)十二月立自己的兒子阿剌忒納答剌為皇太子,可是一個月后太子就死了。這對信仰藏傳佛教、相信因果報應的的元文宗夫婦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,盡管他們還有兒子燕帖古思,但文宗在至順三年(1332年)八月駕崩時遺言:“當年在晃忽叉(王忽察都)弒殺明宗皇帝是我鑄成的大錯,后悔莫及。如今我有一子燕帖古思,雖然我愛他,但現在理應將皇位傳給明宗的長子妥懽帖睦爾。這樣我去世后也對明宗有個交代了?!?nbsp;

當時,把持朝政的權臣太平王燕帖木兒沒有立年長的妥懽帖睦爾,而是立了就在大都的明宗幼子懿璘質班(妥懽帖睦爾異母弟)繼位,是為元寧宗。不料當年十一月,元寧宗就駕崩了。燕帖木兒欲立燕帖古思繼位,但元文宗皇后卜答失里堅持立妥懽帖睦爾。 于是派遣中書左丞闊里吉思前去靜江接妥懽帖睦爾回京。到了良鄉,燕帖木兒率人持鹵簿來迎接他。燕帖木兒與妥懽帖睦爾并馬徐行,說明了擁立他為皇帝的意思。妥懽帖睦爾還是個十三歲的孩子,一時嚇得不敢回答,所以燕帖木兒懷疑他,到大都后也沒有立他為帝,再加上司天監的太史也說妥懽帖睦爾不可立,立則天下亂,所以元朝皇位空缺了半年之久。 元代藏文史料對此有更詳細的記載,當時的占卜者說: “如果和世瓎的長子妥懽帖睦爾在雞年等待六個月然后再登上皇位,那么皇運將和薛禪汗(元世祖)一樣久長?!睂Υ苏f法,眾位大臣們說: “這樣將皇位空置,國家的責任由誰來擔負?”這時燕帖木兒說:“你們對天神的預示再好好測算,如果真是如此,能使皇帝圣壽久長那就再好不過,皇位空懸時期國家重任由我來承擔?!?nbsp;

在這半年間,卜答失里臨朝稱制,燕帖木兒的弄權也登峰造極。 至順四年(1333年)五月,燕帖木兒因縱欲過度而亡,卜答失里在內定自己的兒子燕帖古思為妥懽帖睦爾繼承人以后,決定正式奉妥懽帖睦爾為帝。 至順四年(1333年)六月初八日,妥懽帖睦爾即位于上都,是為元順帝(惠宗)。順帝即位后改年號為“元統”,并封燕帖木兒之女伯牙吾氏(答納失里)為皇后、卜答失里為太皇太后、燕帖古思為皇太子。

扳倒權相

妥懽帖睦爾登基后,是一個“深居宮中,每事無所專焉” 的傀儡皇帝,繼燕帖木兒而興的權臣伯顏以右丞相的身份專擅朝政,但是燕帖木兒家族的勢力仍然很大,其弟撒敦為左丞相、兒子唐其勢為御史大夫,女兒答納失里還擁有皇后之尊。到元統三年(1335年)時,撒敦死去,唐其勢升為左丞相,欲與伯顏爭權,遂與撒敦弟答里密謀發動政變,殺伯顏,廢順帝,另立元文宗的義子塔剌海(燕帖木兒之子,唐其勢之弟)。同年六月,伯顏粉碎唐其勢的政變,消滅燕帖木兒余黨,同時將答納失里皇后逐出宮中,并將她殺害。 同年十一月,順帝以“祖述世祖”為名改年號為“至元”。 

當時,伯顏被封為秦王,一手遮天,“勢焰薰灼,天下之人惟知有伯顏而已”。 他大肆排斥異己,甚至殺了自己的老主人郯王徹徹禿一家,并貶謫宣讓王帖木兒不花和威順王寬徹普化。他聚斂財富,窮奢極欲,甚至出入太皇太后卜答失里宮中,與其私通,以致大都傳誦“上把君欺,下把民虐,太皇太后倚恃著”的諷刺伯顏的歌謠。 伯顏最被人詬病的是排漢的民族壓迫政策,在他的主導下,蒙古、色目毆打漢人、南人不得還手,禁止漢人、南人學習蒙古、色目文字,重申漢人、南人不得執兵器之戒,嚴格控制漢人做官的限界,漢人、南人遭到前所未有的排斥,在伯顏當權下的中書省只有王懋德、許有壬、傅巖三人做過左丞和參知政事。地方上甚至還沒收漢人鐵制農具及禁止漢人文化活動。至元元年(1335年)十一月,伯顏取消了科舉考試,也是一大倒退。在面臨漢人反抗時,伯顏甚至提出了殺絕張、王、劉、李、趙五姓漢人的主張,所幸順帝沒有聽從。 

伯顏的倒行逆施使社會矛盾原本就十分尖銳的元朝更加動蕩不安,廣西、山東、四川、江西、福建、河北、河南等地爆發了農民起義或少數民族起義,元末農民起義的著名領袖彭瑩玉就是在至元四年(1338年)發動袁州起義,失敗后廣泛傳播白蓮教,埋下了十多年后全國性動亂的火種。而至元五年(1339年)在河南更發生一起“假傳圣旨”的鬧劇,河南吏員范孟自稱有圣旨,殺了河南行省平章政事月魯帖木兒以下一干官僚,不久后范孟被殺。 此事可以看出當時元朝綱紀松弛到了何等程度。

伯顏專權所導致的亂象都被元順帝看在眼里,他與伯顏的侄兒脫脫早已圖謀除掉伯顏。而伯顏也蠢蠢欲動,與卜答失里合謀以燕帖古思取代順帝。至元六年(1340年)二月,順帝與脫脫利用伯顏出獵之機,發動政變,罷黜伯顏,先貶為河南行省左丞相,再流放南恩州陽春縣(今屬廣東),至此伯顏時代落下帷幕,順帝得以親政。 在政變中,順帝坐鎮玉德殿,主符檄,發號令,其間楊瑀等文臣在御榻前起草貶斥伯顏的詔書時,有“以其各領所部,詔書到日,悉還本衛”的語句,順帝指示說:“自早至暮,皆一日也,可改作時?!背浞诛@示出他的果斷與精明。 同年六月,順帝為報殺父之仇,下詔毀太廟文宗室,廢太皇太后卜答失里并將她賜死,流放燕帖古思,還繳銷了當年元文宗宣稱他不是元明宗兒子的詔敕。 元順帝完成復仇之舉后,“被服袞冕,祼于太室”,祭告父親元明宗,并追上謚號。次年正月,順帝改元“至正”,任命脫脫為右丞相,宣布將“與天下更始”,準備大展宏圖、中興元朝。 

銳意圖治

進入至正時代,元順帝“圖治之意甚切”,脫脫為挽回元朝統治危機,亦實施了一系列改革,史稱“脫脫更化”。脫脫恢復了科舉制度,頒行《農桑輯要》,整飭吏治,征召隱逸,蠲免賦稅,開放馬禁,削減鹽額,編修遼、宋、金三史,實行儒治,包括開經筵與太廟四時祭、親郊祭天、行親耕禮等活動。在順帝的勵精圖治與脫脫的勤勉能干之下,至正初年的元朝一度呈現回光返照的局面,在伯顏時代受壓抑的漢族儒生也為之振奮,當時的歐陽玄寫道:“至正賓興郡國賢,威儀重見甲寅前。杏園花發當三月,桂苑香銷又七年。豹隱山中文澤霧,鵬搏海上翼垂天。明時禮樂須奇俊,莫道儒生自圣顛?!?nbsp;

就在“更化”如火如荼的至正四年(1344年),脫脫以多病而欲隱退,再加上薩滿說流年不利,所以連續十七次上表請辭,順帝終于同意。 此后5年間,順帝又任用阿魯圖、別兒怯不花、朵兒只、賀惟一(太平)等人為相,他們雖然不是奸臣,但能力都不如脫脫。在此期間,順帝繼續推行了以廉政建設為中心的一些改革措施,如頒行《至正條格》、定薦舉守令法、派遣24名官員巡視宣撫全國各地等。順帝亦未喪失圖治之心,他十分重視地方守令的任用,必須親自過目,考察其賢愚,并諄諄告誡那些陛辭的地方官說:“汝守令之職,如牧羊然。饑也,與之草;渴也,與之水。饑渴勞逸,無失其時,則羊蕃息矣。汝為我牧此民,無使之失所,而有饑渴之患,則為良牧守矣?!?nbsp;在至正五年(1345年)十月遣官奉使宣撫時,又命其“布朕德意,詢民疾苦,疏滌冤滯,蠲除煩苛。體察官吏賢否,明加黜陟,有罪者,四品以上停職申請,五品以下就便處決。民間一切興利除害之事,悉聽舉行?!?nbsp;可是當時奉使宣撫的官員除了蘇天爵、王守誠等少數人較有政績以外,其余反而加劇了官場的腐敗與民間的疾苦,特別是江西、福建一帶,更流傳著“九重丹語頒恩至,萬兩黃金奉使回”、“奉使來時,驚天動地;奉使去時,烏天黑地。官吏都歡天喜地,百姓卻啼天哭天”、“官吏黑漆皮燈籠,奉使來時添一重”等民謠。 可見元朝的腐敗已是無可救藥了。

對元順帝打擊最大的要數當時罕見的天災。自至正四年(1344年)以后,中國進入了災害多發期,尤以腹里和河南行省最為嚴重。那時候,黃河決口、饑荒頻仍、瘟疫爆發,人民流離失所,大量死亡,就連大都也受到影響,當時客居大都的高麗人李谷寫道:“饑民云集京師,都城內外,呼號丐乞,僵仆不起者相枕藉”。 順帝命官府加以賑濟,并頒詔罪己,至正九年(1349年)又重新起用脫脫為中書右丞相,希冀挽回元朝的頹勢。

天下大亂

此時由天災引發的后遺癥正困擾著元廷,首先是由河患引發的嚴重的財政危機,漕運、鹽稅銳減,中央政府財政收入下跌,國庫漸虛;其次是河患導致社會動蕩不安,小規模農民起義頻繁發生,特別是至正八年(1348年)方國珍兄弟嘯聚海上,對元廷賴以生存的海道漕運構成威脅,元廷無法鎮壓,只得加以招撫;同時,吏治不僅沒有根本性的扭轉,反而在災荒時期變本加厲,史載“及元之將亂,上下諸司,其濫愈甚”。 總之,元朝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大亂一觸即發。脫脫第二次拜相后,試圖力挽狂瀾,但他采取變鈔和起用賈魯治河兩大政策,卻為元朝掘好了墳墓。時人譏諷說:“丞相造假鈔,舍人做強盜。賈魯要開河,攪得天下鬧”。 終于,在至正十一年(1351年),由劉福通等紅巾軍引爆元末農民起義,順帝派樞密院同知赫廝、禿赤率6000蒙古精銳阿速軍及各路漢軍前往鎮壓,但對陣時見紅巾軍聲勢浩大,急呼“阿卜!阿卜!”(跑),根本無力鎮壓。 史載“至正十一年寇起淮南,凡浙西、江東南、湖南北,以閩、蜀之地,凡城所不完者皆陷” ,元朝在許多地方的統治機構癱瘓,陷入土崩瓦解的絕境。

順帝也不再有至正之初的那種勤政朝氣,開始寵幸佞臣康里人哈麻,但仍然過問政事。順帝問責脫脫:“汝嘗言天下太平無事,今紅軍半宇內,丞相以何策待之?”脫脫汗流浹背。 脫脫面臨元末農民起義的亂局,一方面加緊防漢措施,軍機一概不讓漢人與聞 ;一方面依賴地主富豪的捐獻及其組織的“義兵”來對抗紅巾軍,造成了元末軍閥混戰的惡果,同時,脫脫在至正十二年(1352年)八月親自南下督師,鎮壓徐州的芝麻李紅巾軍,九月破徐州,屠其城。 到至正十三年(1353年)底,紅巾軍一度轉入低潮。以順帝為首的元朝統治者忘乎所以,為脫脫建生祠于徐州(當時已改名武定州),立平寇碑,又封賞各有功將領。此時元廷開始商議立高麗貢女奇皇后所生的愛猷識理達臘為皇太子,脫脫對此有微詞,哈麻趁機挑撥離間,為元宮廷的內亂埋下伏筆。 

至正十四年(1354年)正月,張士誠崛起,在高郵建立大周政權,同年九月,順帝再命脫脫出師,不僅包括蒙古、漢軍,還囊括了西域、吐蕃、高麗等地的軍隊,號稱百萬之眾。張士誠無力支架,只能死守孤城高郵。哈麻利用脫脫不在朝,又進讒言誣陷脫脫及其弟也先帖木兒,順帝聽信了哈麻等人的話,下令削脫脫兵權,安置淮安路。脫脫深受忠君思想影響,接詔后便交出兵權,而他所統率的“大軍百萬,一時四散” ,紅巾軍勢力大振,元朝官軍再也無力組織起來鎮壓起義了,只能依靠地主武裝。脫脫全家被流放,他本人先后被安置于淮安路、亦集乃路、云南鎮西路,至正十五年(1355年)十二月在流放云南的途中被哈麻矯旨殺害。 

宮廷內斗

自脫脫被逐殺以后,順帝徹底墮落,他受哈麻蠱惑,聲色犬馬,沉溺密宗,修煉所謂“男女雙修之術”,還在宮中建清寧殿,繞殿一周建百花宮,每五日一移宮,朝政則交給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。 至正十六年(1356年),哈麻企圖讓順帝禪讓于皇太子,被其妹夫禿魯帖木兒捅給順帝,順帝大怒,說:“朕頭未白,齒未落,遽謂我為老耶?”遂貶斥哈麻。 此后又有樸不花、搠思監等攪亂朝政。史載“是時天下多故日已甚,外則軍旅煩興,疆宇日蹙;內則帑藏空虛,用度不給;而帝方溺于娛樂,不恤政務”。 當時元朝已喪失半壁江山,就連都城也處于危機之中。至正十八年(1358年)十二月,蒙元陪都上都被破頭潘、關先生所率的紅巾軍攻破,宮闕被焚,此后元順帝停止了每年到上都避暑的傳統。 至正十八、十九年,由于農民起義導致漕運斷絕,大都發生饑荒,餓死數十萬人。這一狀況直到張士誠降元運糧才有所好轉。至正二十年(1360年)十二月,漠北陽翟王阿魯輝帖木兒起兵作亂,直逼上都,并遣使告訴順帝:“祖宗以天下付汝,汝何故失其太半?盍以國璽授我,我當自為之!”次年被鎮壓。 

此時奇皇后與皇太子漸萌異心,企圖讓順帝禪位。他們害死了反對內禪陰謀的左丞相賀惟一,又以宦官樸不花、丞相搠思監為倚靠,趕走直言進諫的陳祖仁、李國鳳等大臣,逐漸控制了朝廷。外部則是元廷倚賴鎮壓紅巾軍的察罕帖木兒(后由擴廓帖木兒(即王保保)繼承)與孛羅帖木兒兩支軍閥相互爭搶地盤,中原大地民不聊生。 

至正二十三年(1363年),受皇太子一黨陷害的順帝母舅老的沙出奔大同的孛羅帖木兒大營,皇太子一黨追索不成,要求順帝討伐孛羅帖木兒,至正二十四年(1364年)四月和七月,孛羅帖木兒兩度進攻大都,先迫使順帝交出樸不花與搠思監,將其殺死,后又使順帝拜他為右丞相,并趕走了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?;侍犹拥教臄U廓帖木兒大營中,元朝一度呈現兩個朝廷的局面。孛羅帖木兒當政之初,殺掉了禿魯帖木兒等教順帝淫樂的奸臣,趕走宮中的西番僧侶,裁汰宦官,減省錢糧,一度頗有作為,但后來穢亂后宮,酗酒殺人,而且在皇太子一方來攻時,吃了幾個敗仗,順帝也對孛羅帖木兒極其不滿,命威順王子和尚伺機暗殺孛羅帖木兒。 至正二十五年(1365年)七月二十九日,孛羅帖木兒入宮時被殺手徐士等人刺殺于延春閣李樹之下。刺殺行動進行時,順帝躲在密室內,約定事成則放鴿鈴聲。聽到鴿鈴聲后,順帝走出密室,下令民間殺盡孛羅帖木兒的部下(即所謂“川軍”),同時命人將孛羅帖木兒的人頭裝進匣子里,送到太原的皇太子處。 至正二十五年(1365年)九月,擴廓帖木兒護送皇太子還京,順帝任命老臣伯撒里為右丞相,擴廓帖木兒為左丞相,宮廷內斗告一段落。

失國亡身

而后,順帝又封擴廓帖木兒為河南王,南下肅清江淮,不料卻引發了擴廓帖木兒與李思齊、張良弼等諸多軍閥在河南、山西、陜西等地混戰的局面。順帝懷疑擴廓帖木兒有異志,命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總領天下兵馬,開大撫軍院,討伐擴廓帖木兒。 這場軍閥混戰一直持續到大都失守前夕,極大損耗了元朝的有生力量。順帝雖昏庸,亦知國難當頭,至正二十七年(1367年)秘密在高麗濟州島建造宮殿,以備將來逃難之用。 在元朝內亂的期間內,朱元璋坐大于南方,將陳友諒、張士誠、方國珍等群雄次第削平,并在至正二十七年(1367年)十月發動“驅逐胡虜、恢復中華”的北伐戰爭。至正二十八年(1368年)正月,朱元璋自稱皇帝,國號大明,建元洪武。明軍高歌猛進,勢不可擋,到至正二十八年(1368年)閏七月時,元順帝才與擴廓帖木兒和解,但為時已晚。 

至正二十八年(1368年)閏七月二十三日,明軍抵達直沽,二十六日,知樞密院事卜顏帖木兒出大都迎戰明軍,被擒殺,太廟牌位也被收集好,在逃難時一起帶走。 二十七日,順帝命淮王帖木兒不花監國,慶童為中書左丞相,自己則做好逃難的準備。 二十八日,順帝駕臨大都清寧殿,召見眾臣及三宮后妃與皇太子,正式宣布將逃往上都。知樞密院事哈剌章(脫脫之子)力諫不可,順帝說:“也速已敗,擴廓帖木兒遠在太原,何援兵之可待也?” 宦官趙伯顏不花跪地痛哭進諫說:“天下者,世祖之天下,陛下當以死守,奈何棄之!臣等愿率軍民及諸怯薛歹出城拒戰,愿陛下固守京城!”順帝嘆息說:“今日豈可復作徽、欽!” 到了這天夜里,大都健德門開,順帝與皇太子、后妃及一百多名大臣出奔上都。順帝一路上如驚弓之鳥,連山峰塌方都以為是明軍到來。 八月十五日,順帝一行終于抵達上都,此前大都已經在八月二日被明軍攻占,監國淮王帖木兒不花等殉國。 元朝在中原統治結束,北元開始。

順帝在北逃時感慨道:“朕不出京師,安知外事如此!”到上都后又“晝夜焦勞,召見省臣或至夜分”“召見群臣,詢恢復之計”,頗有重新振作的姿態。 當時,哈剌章請求順帝命擴廓帖木兒入援,得到順帝同意。 擴廓帖木兒不負順帝希望,于至正二十八年(1368年)十月初,在韓店與明軍打了一個漂亮的勝仗。 順帝被這一勝利沖昏頭腦,封擴廓帖木兒為齊王 ,并命令他揮師收復大都,明軍趁機偷襲,擴廓帖木兒大敗,僅以十八騎逃走。 此后順帝再度消沉,身體每況愈下,至正二十九年(1369年)元旦朝賀時,他就托病不出,此后經常因病綴朝。 當時元軍連戰連敗,至正二十九年(1369年)六月十三日,順帝又棄上都奔應昌,其間許多大臣進諫速奔和林,但由于阿魯輝帖木兒事件的陰影,順帝都沒采納。 至正三十年(1370年),順帝病重,由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總軍國諸事。 同年四月二十八日,順帝因痢疾駕崩于應昌,享年五十一歲,太尉完者、院使觀音奴奉梓宮北葬。 死后廟號惠宗 ,明太祖朱元璋以其“知順天命,退避而去”,給予了“順帝”的謚號。 蒙古汗號“烏哈篤汗”(Uqahatu,一作烏哈噶圖汗,意為明智的)。

為政舉措

政治

至正更化

至正元年(1341年),元順帝起用脫脫當政,改元“至正”,宣布“更化”,歷史上稱為“脫脫更化”。脫脫的改革主要措施有: 

    恢復伯顏廢黜的科舉制度;科舉制起于隋朝,但元朝建立后直到元仁宗的時候才實行科舉制度。伯顏掌權后,為防止漢人做官,下令廢止科舉。 

    設置宣文閣,恢復太廟四時祭; 

    平反昭雪一批冤獄; 

    開馬禁、為農民減負,放寬政策;脫脫上臺后,下令免除百姓拖欠的各種稅收,放寬了對漢人、南人的政策。此前民間禁止養馬,脫脫上臺廢除了這一禁令。 

    主持編寫宋、金、遼三史。 

纂編法典

至元二年(1336年),在增訂元仁宗年間的監察法規《風憲宏綱》的基礎上,將有關御史臺的典章制度匯編為《憲臺通紀》。 

元順帝時期,還編纂了《至正條格》,《至正條格》是元代法規之一。至元四年(1338年)三月,妥懽帖睦爾命中書平章政事阿吉剌根據《大元通制》編定條格,于至正六年(1340年)四月頒行。其中包括詔制150條、條格1700條、斷例1059條。但原書卷數已不可考究,根據《永樂大典》記載,共23卷,分祭祀、戶令、學令、選舉、倉庫、捕亡、賦役、獄官等27目。 2002年在韓國慶州發現元刊殘本《至正條格》,包括條格12卷、斷例近13卷,以及斷例全部30卷的目錄。其中,條格存374條,斷例存426條,總數共計為800條。

文化

元順帝親政后,采取儒治的文化政策,包括恢復科舉、開經筵與太廟四時祭、親郊祭天、行親耕禮等,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編修三史。中國歷來有修前朝歷史的傳統,元朝建立以后,由于正統之爭,遼、宋、金三朝的歷史一直沒有正式編寫過。至正三年(1343年)三月,妥懽帖睦爾詔修遼、宋、金三史,脫脫擔任總裁官。脫脫決定遼、宋、金皆為正統,并組織了漢族史學家揭傒斯、歐陽玄,畏兀兒族史學家廉惠山海牙,黨項族的余闕,沙剌班(漢名劉伯溫),蒙古族的史學家泰不華等人一起參加修史,開創了各族史家合作修史的先例。 

至正四年(1344年)三月,《遼史》修成,脫脫命掾史鼓吹導從,前后輝光,自史館進至宣文閣,元順帝穿著禮服迎接,“觀者以為近代無之”。 不久后脫脫去職,修史的工作由宰相阿魯圖領銜,到至正五年(1345年)十月全部完成,順帝召見阿魯圖等人于宣文閣,阿魯圖說:“臣素不讀漢人文書,未解其義。今者進呈,萬機之暇,乞以備乙覽?!表樀蹖λf:“此事卿誠未解,史書所系甚重,非儒士泛作文字也,彼一國人君行善則國興,朕為君者宜取以為法。彼一朝行惡則國廢,朕當取以為戒。然豈止儆勸人君,其間亦有為宰相事,善則卿等宜仿效,惡則宜監戒。朕與卿等皆當取前代善惡為勉。朕或思有未至,卿等其言之?!?nbsp;由此可見,順帝非常重視三史的編修。

經濟

順帝親政之初,任用脫脫進行“更化”,其經濟政策主要是蠲免賦稅、削減鹽額、立常平倉等。但當時元朝統治已十分腐敗,加之天災連年,因此國家財政收入不斷減少,經濟狀況依然不容樂觀。

至正九年(1349年),脫脫第二次拜相,為了挽救經濟危機,脫脫采取了變鈔與治河兩大政策。對于變鈔之法,遭到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監祭酒呂思誠的強烈反對,經過一番爭論后,脫脫仍決意變鈔,設寶泉提舉司來掌管。所謂變鈔一是印造“至正交鈔”,實際上就是在舊的中統交鈔上加蓋“至正交鈔”的印,新鈔一貫合銅錢一千文或至元寶鈔兩貫,兩鈔并行使用,而至正交鈔的價值是至元寶鈔的兩倍;二是發行至正通寶錢,形成錢鈔并用的局面,并以鈔為母,錢為子,以錢來實鈔法。這種做法的實質就是“鈔買鈔”,即用新鈔來搜刮民間的至元寶鈔,用銅錢“以實鈔法”也是一句空話,因為沒有白銀作為準備金,是不可兌現的。變鈔之法實行以后,很快就發生了惡性通貨膨脹,史載“行之未久,物價騰踴,價逾十倍”,其后元末農民起義爆發,寶泉提舉司為了軍需而大量印鈔,使至正寶鈔的價值更加貶低,“京師料鈔十錠,易斗粟不可得。既而所在郡縣,皆以物貨相貿易,公私所積之鈔,遂俱不行,人視之若弊楮,而國用由是遂乏矣”。 

至正年間,黃河決口,脫脫不顧眾臣反對,起用賈魯治河,使黃河恢復故道。順帝乃于至正十一年(1351年)四月下詔治河,由賈魯指揮15萬民夫和2萬戍軍展開浩大工程。這次治河用了半年多時間,大功告成,賈魯獻《河平圖》。但就在治河期間,韓山童、劉福通等白蓮教勢力制造獨眼石人、發動元末農民起義,為元朝挖好墳墓,因此后世將元亡歸因于治河。事實上賈魯治河本身是成功的,而且沒有民夫響應起義,只是白蓮教勢力利用了治河來發動起義而已。正如《元史》所評論的那樣:“議者往往以謂天下之亂,皆由賈魯治河之役,勞民動眾之所致。殊不知元之所以亡者,實基于上下因循,狃于宴安之習,紀綱廢弛,風俗偷薄,其致亂之階,非一朝一夕之故,所由來久矣。不此之察,乃獨歸咎于是役,是徒以成敗論事,非通論也。設使賈魯不興是役,天下之亂,詎無從而起乎?” 

外交

西方

羅馬天主教廷所派遣的汗八里總主教孟高維諾于致和元年(1328年)逝世,隨后元朝的阿蘭人在至元二年(1336年)寫信給本篤十二世要求派遣新的大主教。同年,妥懽帖睦爾也派遣留住在中國的拂郎國人安德烈等十五人回訪歐洲,并致書圣座。羅馬教皇應約于至元四年(1338年)派以馬黎諾里為首的數十人的使團來到中國,將近三年后,于至正二年(1342年)七月抵達元上都,七月十八日在上都慈仁殿覲見順帝。馬黎諾里向妥懽帖睦爾進呈教皇信件和一匹佛郎國馬,這匹馬“長一丈一尺三寸,高六尺四寸,身純黑,后二蹄皆白” ,引起滿朝驚嘆。后妥懽帖睦爾命令文學侍從之臣賦詩作畫,以記其盛況,如揭奚斯的《天馬贊》、歐陽玄的《天馬賦》、周伯琦的《天馬行應制作并序》、陸仁的《天馬歌》等等。畫家周朗則奉旨作《佛郎國獻馬圖》,流傳至今。 

德里蘇丹國

至元四年(1338年),德里蘇丹國蘇丹穆罕默德·賓·圖格魯克派摩洛哥旅行者伊本·白圖泰作使者訪問元朝。禮物包括200名印度教徒奴隸,在河間沖積地平原遭到了印度教信徒的襲擊,德里蘇丹國4000騎兵全部遇難,失蹤78人。他們被分割、捕捉、有的被殺害。伊本·白圖泰幸運抵達中國。然而他說,他到中國時,可汗死了,他繼續向北行走,和他的伙伴經過京杭大運河到北京,謁見妥懽帖睦爾。

日本

元順帝時期高麗抓獲一日本漁船,認為該漁船是間諜船,并將該船送往宗主國元朝,妥懽帖睦爾命令釋放回國,足利幕府派遣由一名和尚帶領的使團訪問表示感謝。 

倭寇在這一時期頻繁騷擾中國沿海,據泉州地方志記載,至元二年(1336年)和至正七年(1347年)惠安縣衙兩次被倭寇燒毀;至正年間(1341—1368年),一股倭寇在金門登陸,于馬坪附近各鄉村大肆焚掠,因臺風沉船,被當地群眾全部殲滅。 至正十八年(1358年)以來,倭人連寇瀕??たh,至正二十三年(1363年)八月初一,倭寇騷擾蓬州,被守將劉暹擊敗。 

人物評價

元末明初文人權衡的評價是:“帝在位三十六年,當元統、至元間,帝受制權臣,相繼或死或誅,帝恐懼之心弛,而寬平之心生……向使庚申帝持其心常如至正之初,則終保天下,何至于遠遁而為亡虜哉!……庚申帝豈昏愚者哉?觀其欲殺是人也,未嘗不假手于人,外為不得已之狀,內實行其欲殺之志。其問甲則曰:‘乙與汝甚不許也?!瘑栆覄t曰:‘甲與汝甚不許也?!凹字ψ阋匀ヒ?,則謂甲曰:‘乙嘗欲圖汝,汝何不去之也?’乙之力足以去甲,則亦如是焉。故其大臣死,則曰:‘此權臣殺我也?!∶袼?,則曰:‘此割據弄兵殺我也?!穗m至于死,未嘗有歸怨之者,豈昏愚者所能為之也?……庚申帝豈優柔不斷者哉?自至正改元以來,凡權臣赫赫跋扈有重名者,皆死于其手,前后至殺一品大官者,凡五百余人,皆出指顧之間,而未嘗有悔殺之意,此豈優柔不斷者所能哉!然則竟以何者而失天下?曰:由其陰毒故也。且自古有天下之君,蒞九五之位,惟秉陽剛之德、總攬陽剛之權者,為能居之。若操陰毒之性者,適足亡天下耳!” 

民國官修正史《新元史》柯劭忞的評價是:“惠宗自以新意制宮漏,奇妙為前所未有,又曉天文災異。至元二十二年,自氣起虛后,掃太微垣,臺官奏山東應大水。帝曰:‘不然,山東必隕一良將?!磶?,察罕帖木兒果為田豐所殺。其精于推驗如此。乃享國三十余年。帝淫湎于上,奸人植黨于下,戕害忠良,隳其成功。迨盜賊四起,又專務姑息之政,縻以官爵,豢以土地,猶為虎傅翼,恣其摶噬。孟子有言:安其危,而利其災,樂其所以亡者。嗚呼,其帝之渭歟!然北走應昌,獲保余年;視宋之徽、欽,遼之天祚,猶為厚幸焉?!?nbsp;

清朝學者昭梿在《嘯亭雜錄》的評價是:“元順帝亡國之君,無足置議,然有二三政事遠勝前人者。巴延擅權,舉國依附,帝能識托克托于行間,密與之謀,一旦立解兵柄,貶謫遠方,頗有英颯之姿。明宗被弒多年,帝首發其逆謀,將雅爾特爾穆子孫咸置于法。雖遷逼太后,謀害皇弟,不無太忍,然較唐敬宗敬禮陳宏敬,明天啟之不究詰方從哲、崔文升,反將劾奸諸臣屈陷成獄者,不啻霄壤矣。又能任漢人賀惟一為相,改革蒙古勛臣專擅之風,亦良能也?!?nbsp;

清朝史學家邵遠平《元史類編》的評價是:“絕人巧智,惟事荒恣;綱紀懈弛,用殄厥世;稗史所稱,非明宗嗣;附會詔書,事近曖昧?!?nbsp;

清朝史學家曾廉《元書》的評價是:“世有畏其子之悍戾而柔之以秘密佛法者乎?昔隋煬父子相忌,至死而俱不悟,可哀也。寵妾驕子,目羸豕蹢躅之戒而忘為潛龍,至于屠戮將相,擅興兵戎,脫脫、太平因是隕身喪家,而激孛羅、擴廓之辟,如人之有肢體,而構之傷殘,雀彀未成而社稷墟矣。然以禿魯帖木兒之言,殺合麻、雪雪,而曾不察廢立之謀之出自宮闈也。則帝亦諺所謂莫知苗碩者也。猶復徘徊塞下,考終沙漠,非不幸矣?!?nbsp;

清代蒙古族史學家拉喜彭斯克的評價是:“在漢籍中將元朝的滅亡說成是在順帝手中,愚昧的我不那么認為?!F在可汗沒像漢獻帝那樣沒落,沒像晉惠帝、晉愍帝那樣被敵人俘殺,亦沒像宋徽宗、宋欽宗那樣被別人虜獲,而是以身逃出鎮守蒙古國,所以怎能說是元朝滅亡了呢?……應該寫成順帝失去漢國而鎮守蒙古國,繼續傳承元朝?!菚r,所謂漢國是被我們虜獲的國家,如果坐鎮大都而死,就像上述幾位皇帝一樣成為恥辱。如果死亡,蒙古國的傳承將會被斷破成亂,成為漢國的戰利品。因此,不關心蒙古國而守住漢國從而舍棄生命有何用?……如至正時期,蒙古人的英勇沒有衰弱,漢人的英雄亦沒有增加,而且漢地變亂的時候亦沒有從北方來蒙古兵進行作戰,而是阿魯輝帖木兒反叛了。此即由于順帝失德而眾人之心變壞之征兆,由此觀之,要想永久打消對權力的驕傲須勤于德事,眾皆知之?!魈婊实圩鳛槌济穸撑炎约旱闹魃?,所以無法逃避破壞綱常倫理的謀叛大罪?!?nbsp;

清末民初史學家屠寄《蒙兀兒史記》的評價是:“帝沖齡踐阼,頗能尊師重道,自誅伯顏,躬裁大政,一時有中主之目。久之昵比群小,信奉淫僧,肆意荒嬉,萬幾怠廢,宮庭褻狎,穢德章間。遂令悍妻干外政之柄,驕子生內禪之心,奸相肆蠹國之謀,強藩成跋扈之勢。九重孤立,威福下移,是非不明,賞罰不公,水旱頻仍,盜賊滋起。人心既去,天命隨之矣?!?nbsp;

美籍華人歷史學家黃仁宇的評價是:“順帝是有權能的政客,適于生存,富于彈性,愿意將就妥協,擅長利用一個人物或一種機構去平衡另一人物或因素。例如他自己好佛而主持佛教的各種儀節,卻又經常出席經筵聽儒臣講解詩書。在他手下蒙古人和色目人占上風,他卻援引一個漢人賀惟一做御史大夫和左丞相。賀說這些職位依成例只有蒙古人能任就,皇帝則賜賀蒙古姓名太平,一定要他居此職位,并且詔省臺官兼用南人。他的本紀里也看不出任何偏激的言辭。他對臣下的諫勸接納與否,也不追究進諫人,我們想象以當時宮廷處境之艱難,妥歡帖睦爾只能將就現實。他固然沒有領導能力,可是不是他的機警圓滑,也決難在位如是之久?!?nbsp;

歷史學家邱樹森的評價是:“妥歡帖睦爾登上皇帝寶座,從他自己掌權開始,近30年政治生涯中,似乎判若兩人:第一個妥歡帖睦爾是與脫脫組合在一起的,給歷史上留下了一度是有生氣的、立志革除弊政的、有作為的年輕皇帝的形象,另一個妥歡帖睦爾是與哈麻、搠思監組合在一起的,這是一個荒淫無度、昏庸無能、制造內亂的昏君?!?nbsp;

歷史學家雷慶的評價是:“順帝是一個由好變壞的皇帝,應該有所肯定,也應該有所否定,不能用‘昏庸不堪’一詞作為他整個一生的評價?!?nbsp;

歷史學家張朋的評價是:“作為元朝在位時間最長,且被《元史》記載為亡國昏君的元順帝,對于亡國的確難辭其咎。但他在元朝發展中就教育、文化和科技方面所起的積極作用,卻是不容抹煞的?!?nbsp;

個人作品

漢文詩

元順帝有三首漢詩流傳于世。他在位時,福建上報了孝子王薦的事跡,順帝御制詩歌兩首以旌表他。詩曰:父疾精虔禱上天,愿將己算益親年。孝心感格天心動,恍惚神將帝命傳。母渴思瓜正歲寒,那堪山路雪漫漫。雙瓜忽產空巖里,歸奉慈親痼疾安。 

元順帝被趕出大都以后,朱元璋遣使招降他,順帝作《答明主》一首,詩曰:金陵使者渡江來,萬里風煙一道開。王氣有時還自息,圣恩無處不昭回。信知海內歸明主,亦喜江南有俊才。歸去誠心煩為說,春風先到鳳凰臺。 

此外順帝還曾制一聯:“鳥啼紅樹里,人在翠微中”,史載“天下誦之”。 

蒙文詩

17世紀以后的蒙古史籍《黃金史》、《蒙古源流》、《金輪千?!返榷加涊d了元順帝北逃時所作的一首蒙文詩歌,各版收錄內容大同小異。其中《蒙古源流》版本的是:

諸色珍寶修成的我那寶貴宏偉的大都城喲,

愜意消夏而居的我那上都開平庫兒都城喲,

古時諸圣的夏營地我那上都的失喇塔喇(即金蓮川)喲,

在那萬物枯黃的戊申年,我誤失了大國喲!

九色珍寶裝修成的我那宏偉的大都喲,

可執縛九十九匹白馬的我那上都開平喲,

廣受眾惠的我那政教二道的福樂喲,

稱為天下之主我那可惜的美名喲,

起早登高舉目遠望,煙霞繚繞,前后眺望觀賞,景色悅目,

不分冬夏,居住無憂快活,

是我自在薛禪皇帝建立的寶城大都!

先祖享樂的我那寬廣宏偉的大都喲,

有緣相聚的我那眾王侯、宰相和屬民萬眾喲,

不聽亦剌忽丞相明諫之言,是我的遺恨,

聽信反叛而去的朱哥官人,是我的昏昧!

誤殺具足智慧的脫脫太師,

逐回大德上師,是我的罪過。

可惜我萬眾之主的皇帝的名聲!

可惜我那盡情享受的快樂!

具有神力的薛禪皇帝多方營建的,

福祿匯集的我那大都城喲!

被漢人朱哥官人收占去了!

惡名落到我妥歡帖睦爾身上了! 

家庭成員

父母

父親:和世瓎(元明宗)

母親:邁來迪(罕祿魯氏,貞?;帐セ屎螅?/p>

弟妹

弟弟:孛兒只斤·懿璘質班(元寧宗);泰永王蘇胡理多爾;八郎太子

姐妹:昌國公主月魯(下嫁昌王沙藍朵兒只);明慧貞懿公主(不答昔你)

后妃

皇后

欽察答納失里皇后,欽察氏,妥懽帖睦爾第一任皇后,燕帖木兒之女。元統元年(1333年)被冊立為皇后,至元元年(1335年)因哥哥唐其勢等謀反失敗而被趕出皇宮,在開平民舍被丞相伯顏用毒酒毒死。 

伯顏忽都皇后,弘吉剌氏,妥懽帖睦爾第二任皇后。至元三年(1337年)三月被冊立為皇后,至正二十五年(1365年)八月去世。 

奇皇后,蒙古名完者忽都,奇氏,高麗人,妥懽帖睦爾第三任皇后。至元六年(1340年)奇氏生下皇子愛猷識理達臘后被冊立為第二皇后,至正二十五年(1365年)被冊立為正宮皇后,洪武元年(1368年)隨妥懽帖睦爾一起逃離大都,回到北方草原,下落不明。 

妃嬪

《元史》中對順帝后宮語焉不詳。史載順帝“后宮約千余人” ,又載“順帝宮嬪進御無紀,佩夫人、貴妃印者,不下百數” ,《庚申外史》還說順帝“令諸嬪妃百余人,皆受大喜樂佛戒” ,可見順帝的后宮是非常多的,嬪妃有上百人之眾。后來這些后妃都隨順帝出逃上都和應昌,至正三十年(1370年)五月在應昌被明軍全部俘獲。 其中只有寥寥幾位在陶宗儀《元氏掖庭記》等史料中留下記載,她們是:

淑妃龍瑞嬌 

淑妃程一寧 

淑妃戈小娥 

麗嬪張阿元(也叫張阿玄) 

麗嬪支祁氏 

才人凝香兒 

才人英英(以上七人號稱順帝后宮的“七貴”) 

妃盧氏(高麗人,慶陽大君盧頙之女) 

子女

元順帝子女數難以考證?!对贰酚涊d他有三個兒子,長子為愛猷識理達臘,剩下兩個早夭。但順帝皇子的數量很明顯不止三個,至于有多少個女兒也無法確認。有記載的皇子如下:

元昭宗愛猷識理達臘,至正十三年(1353年)被立為皇太子,至正三十年(1370年)即位,為北元第二任皇帝,生母奇皇后。

真金,生母伯顏忽都皇后,二歲夭折。 

失禿兒太子,又作實逗、失篤兒,至正十一年(1351年)十二月奉旨護送恭愍王夫婦前往高麗,并娶高麗女林氏。 至正三十年(1370年)十二月降明,明太祖賜予他宅邸。 

巒巒太子,至正十三年(1353年)奉命前往高麗,并娶高麗女金氏。 

雪山,生母伯顏忽都皇后,至正二十四年(1364年),孛羅帖木兒率兵入京,趕走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,試圖擁立雪山為皇太子,至正二十五年(1365年),孛羅帖木兒被刺身亡,愛猷識理達臘與擴廓帖木兒(王保保)率兵入京,伯顏忽都皇后以憂死,幼子雪山,其母家取歸直北海都田地。 

益王脫古思帖木兒,宣光八年(1378年)即位,為北元第三任皇帝(一說是愛猷識理達臘之子,元順帝之孫)。

軼事典故

宋帝之子

據權衡《庚申外史》記載,宋恭帝趙顯降元后受封瀛國公,后又奉忽必烈命令赴吐蕃為僧。當趙顯駐錫甘州的一個寺廟時,趙王前來游玩,憐惜趙顯年老又孤獨,贈了一名回回女子(即邁來迪),延祐七年(1320年)四月生了一個兒子,正巧當時還是周王的和世瓎途經此地,見寺上有龍紋五彩氣,便將該母子收為己有,這就是元順帝的出身。 后來明代的袁徹又記載明成祖朱棣曾覽歷代皇帝畫像,發現元順帝長得像極像宋朝皇帝,驗證了元順帝是宋帝之子的說法。 這一故事在明代廣為流傳,被認為是宋朝德澤綿延、天道報復元滅宋室,才讓宋恭帝生了元朝的亡國之君。出現這種傳聞的原因,大概與元文宗曾昭告天下、稱妥懽帖睦爾非元明宗之子有關,現代學者多認為這一說法僅系野史記載,荒誕不經。 

迷戀密宗

至正中葉以后,順帝逐漸怠政,并寵信佞臣哈麻。宣政院使哈麻及其妹夫禿魯帖木兒引進藏傳佛教密宗于順帝,他們推薦了印度和尚及吐蕃喇嘛僧伽璘真等人,又引入了老的沙(順帝母舅)、八郎(順帝之弟)等10人,稱為“十倚納”,教順帝“演揲兒法”。 所謂演揲兒即漢語“大喜樂”之意,“大喜樂”又名雙修法,即男女雙修氣功。這些人倚高麗姬妾為耳目,專門刺探貴族家的命婦,或民間良家婦女,帶到宮中,供順帝修煉“大喜樂”時享用。 順帝等人在一間名為“些郎兀該”(漢語“事事無礙”,據記載該“秘密法堂”就建在宣文閣旁 )的室內“男女裸居,或君臣共被”,在上都更是建穆清閣,數百間房屋里充斥著女人,都用來修“大喜樂”的。 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原本對此深惡痛絕,但在順帝的影響下也沉湎此道了。史載:“君臣宣淫,而群僧出入禁中,無所禁止,丑聲穢行,著聞于外,雖市井之人亦惡聞”。 時任宣政院判官的張昱作詩譏諷道:“似將慧日破愚昏,白日如常下釣軒。男女傾城求受戒,法中秘密不能言”。 

順帝與“十倚納”在修煉“大喜樂”時,帽帶金玉佛,手執數珠,讓宮女十六人首垂發數辮,戴象牙冠,身披纓絡大紅綃金長短裙襖,云裙合袖,天衣綬帶鞋襪,唱“金字經”,舞“燕兒舞”,稱之為“十六天魔舞”。又有美女百人,亦皆纓絡,各執樂器,其中一人執鈴奏樂,又宮女十一人練捶髻勒帕常服,或用唐巾窄衫,所奏樂器用龍笛、頭管、小管、箏、琵琶、笙、胡琴、響板、拍板,讓宦官長安不花作為領班。每遇宮中贊佛,則按舞奏樂。奇皇后曾勸順帝遠離十六天魔,順帝生氣地說:“古今只我一人耶?”竟然兩個月不理奇皇后。 順帝所酷愛的十六天魔舞甚至傳入宮外,張士誠之弟張士信也是“天魔舞”的愛好者。 

魯班天子

元順帝在建筑工藝、機械工程等方面是一個天才,建造宮殿時,順帝自畫屋樣,又親自削木構宮,讓工匠按他的圖紙來搭建。 建龍船時,也是親自出馬,繪制其樣本,船首尾長一百二十尺,廣二十尺,前瓦簾棚、穿廊、兩暖閣 ,后吾殿樓子,龍身與殿宇用五彩金妝,前有兩爪。上用水手二十四人,身衣紫衫、金荔枝帶、四帶頭巾,于船兩旁下各執篙一。龍船建好后,順帝坐著船自后宮至前宮山下海子內往來游戲,船行駛時,其龍首眼口爪尾皆動。 又自制宮漏,高約六七尺,寬大約是其一半,造木為匱,藏在諸壺其中,運水上下。匱上設西方三圣殿,匱腰立玉女捧時刻籌,時間到了以后,就浮水而上。左右列二金甲神人,一懸鐘,一懸鉦,到了夜晚則神人自動按更而擊,無分毫差。當鐘鉦鳴叫時,在側的獅鳳皆翔舞。 匱之西東有日月宮,飛仙六人立宮前,遇子午時,飛仙自能耦進,度仙橋達三圣殿,隨后又退立如前,“其精巧絕出,人謂前代所鮮有”。 順帝還自制五云車,也是精巧絕倫。 因此,大都人都管順帝叫“魯班天子”。 

明軍攻入大都時,曾繳獲元順帝自制的宮漏,作為戰利品獻給明太祖朱元璋。朱元璋看了后說:“廢萬幾之務,而用心于此,所謂作無益、害有益也。使移此心以治天下,豈至亡滅?”命左右將其搗毀。 

好觀天象

元順帝“善觀天象” ,并篤信“天命”。據說順帝對脫脫從信任到懷疑的原因是司天監觀測到“連夕相星犯帝座”。 至正十八年(1358年)十二月,紅巾軍攻破上都,大臣勸順帝避難,順帝知天象無傷,鎮定地說:“毋多言,有福者任其自來,朕何避之有?” 至正二十年(1360年)十二月,陽翟王阿魯輝帖木兒謀反的消息傳來時,順帝神情自若,說:“天命有在,汝欲為則為之?!?nbsp;至正二十二年(1362年),有白氣如索,長五百余尺,起危宿,掃太微垣,司天監太史奏山東將有大水,順帝卻說:“不然,山東必失一良將?!庇谑桥扇思蓖綎|的察罕帖木兒處警告他勿輕舉,不料使者還沒到,察罕帖木兒就遇刺身亡了。 至正二十八年(1368年)明軍北伐逼近大都時,左右又勸順帝固守大都,等待援兵,但順帝夜觀天象之后,堅定了出逃的決心,任誰勸說都無效。 他逃到上都以后,有幾只狐貍竄入御座下,御史大夫阿剌不沙對順帝極言亡國之兆,順帝也說:“天意如此,朕將奈何?” 可見順帝是非常相信“天命”的人。

朱棣之父

蒙古史籍記載,元順帝北逃時,有一個哈屯(皇后)弘吉剌氏已懷孕三個月,被朱元璋俘虜為納為妃子。這位哈屯祈禱再懷三個月分娩,以免被朱元璋發現,果然她懷了十三個月生下了皇子,這就是后來的明成祖朱棣。 所以蒙古人認為明成祖朱棣實為元順帝的兒子。

漢化水平

順帝幼時曾在廣西靜江受過一年的漢文教育,即位后“尋召奎章儒臣侍講六經禁中”。 但是權臣伯顏反對漢化,主張“休教讀漢兒人書” ,因此順帝的漢學水平一度停滯。順帝聯合脫脫扳倒伯顏以后,脫脫請求順帝“留心圣學” ,于是順帝開經筵,后又將文宗朝的奎章閣改為宣文閣,作為經筵的固定場所。順帝以丞相脫脫領經筵事,其下有兼經筵官、參贊官、譯文官及譯史三人、檢討四人、書寫五人、宣使四人,進一步完善了泰定帝以來的經筵制度。 順帝在經筵上隨各族儒臣“讀五經、四書,寫大字,操琴彈古調”。 順帝的經筵是月講三次,每次講解時間不定,烏古孫良楨曾批評當時“數日一進講,不渝數刻已罷” ,但也有講的比較長的時候,如當時經筵官張以寧的詩句“宣文閣下仗初移,講徹雞人報午時?!宄加薪潢愔宜|,圣主無為寶儉慈?!?nbsp;葉衡也作詩:“水晶宮殿柳深迷,朝罷千官散馬蹄。只有詞臣留近侍,經筵長到日輪西?!?nbsp;可知經筵時間長短是依順帝的興趣而定。元順帝還十分注重對自己兒子愛猷識理達臘的培養,為他開端本堂,讓他接受系統的儒學教育。 

由于元順帝受過良好的漢學教育,因此漢文化造詣相當高,在元朝諸帝中僅次于元文宗。他非常擅長書法,陶宗儀評價其字“嚴正結密,非淺學可到”。 曾旁觀順帝作書的胡震宦如是評說:“及見始作字時,落筆如宿習,每精意審訂,然后振臂一掃,不復潤飾?!蓖跻仕娐酝骸俺家抒么t宣文閣,竊觀皇上運筆之妙,鸞翔鳳翥,勢若飛動,而從容法度之中… … 天縱之圣,肆筆而成,已見于居潛之日?!?nbsp;順帝留下的墨寶很多,有“閑閑看云”、“模以文梓,飾以云龍”、“元成宮”、“山齋”、“九霄”、“明良”、“慶壽”、“方谷”、“圓覺” 、“江南忠義之士” 等,還以“真草千(字)文碑本頒賜臣下”。 當時的書法家盛熙明曾編《法書考》八卷,順帝”覽之徹卷,命藏禁中”。 元順帝如此熱愛書法藝術,所以許多詔書都由他親筆書寫,而臣下得到御筆詔敕,亦是受寵若驚。 在順帝的帶動下,元廷刮起了書法之風,不僅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精通書法,就連順帝的佞臣哈麻也擅長寫大字。 

除了書法之外,元順帝還喜歡繪畫,康里儒臣巙巙利用順帝喜愛古名畫的機會,獻上郭忠恕《比干圖》,并以商紂王受不聽忠言而亡國之事勸諫順帝。有一天,順帝在看宋徽宗畫作時連連稱善,巙巙進言:“徽宗多能,惟一事不能?!表樀蹎枺骸昂沃^一事?”巙巙回答說:“獨不能為君爾。身辱國破,皆由不能為君所致。人君貴能為君,它非所尚也?!?nbsp;在《金華集》里也記載了拔實以徽宗畫作進諫順帝之事。 此外順帝還能作詩,在葉子奇《草木子》中,即錄有他所作的佳句“鳥啼紅樹里,人在翠微中”。 此外他還有三首漢詩流傳于世。

元順帝還遵用漢族禮樂制度,至正以后,他穿著冕服親享太廟,并在至正三年(1343年)十月和至正十五年(1355年)十一月兩次親自南郊祀天,在此之前親自祭天的元朝皇帝也只有元文宗而已。在一次祭祀上,順帝行至元寧宗牌位時,問道:“我兄也,彼弟也,拜合禮儀否?”博士劉聞回答說:“寧宗皇帝雖是弟,然曾承宗器而為皇帝,時陛下亦嘗作他的臣子來,當拜。又春秋時,魯國的諸侯有閔公、僖公。閔公是弟,先作諸侯;僖公是兄,在閔公后作諸侯,宗廟四時祭祀,未聞僖公不拜閔公。比這例兒,陛下合拜?!?/p>

Copyright ? 2015-2018 講歷史 www.679697.tw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備案:晉ICP備20006161號-1

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